繁荣三千年的古埃及,是被税务官搞垮的?

繁荣三千年的古埃及,是被税务官搞垮的?

「税收制度」让古埃及盛极一时

国家兴衰都有一定的「模式」

我想从埃及开始阐述这段漫长的金钱史。

古埃及是古代世界文献记载相对较多的国家,也有较多史实可以考究当时财富的累积与分布状况。

而且古埃及的财政史,正是古今中外各国兴亡历程的典範,换句话说,古今中外任何国家的兴亡过程其实大同小异。

古埃及曾经繁荣长达三千年。

为何能繁荣这幺久?历史学家一直没有定论。

有人认为「埃及四周都是沙漠,易守难攻」,有人认为「尼罗河流域土壤肥沃,得天独厚」,但埃及并不是古代才有沙漠,才有尼罗河的沃土。从古至今的埃及都是被沙漠围绕的肥沃土地。

然而,古埃及时代结束之后,埃及便不断受到周遭国家侵略,难以维持和平。

为什幺就只有古埃及时代的那三千年过得歌舞昇平?

笔者认为最大的因素在于税收制度。

由古至今,所有帝王或政府最大的烦恼与困扰都是如何课税,课太多会造成民众不满,课太少则国家难以运行。

而且税制不公平也会造成民众不满,要是税收过程有漏洞,中间层层剥削,国家就会贫乏。

古今中外任何国家想要富强,绝对要满足「税收制度完善」与「国民生活稳定」这两个条件。继续阅读本书就能进一步理解。

事实上古埃及的税收制度非常优异,民众的生活也相当富庶。

说到古埃及就想到金字塔,以及领导者法老的庞大财富,但古埃及并不是只有法老富裕而已。

据说古埃及人民再怎幺穷,家里一定有炉灶,而且埃及还有垃圾问题,代表民众已经开始形成都市。

国王有财富,民众生活富庶,代表税收制度完善。如果税收不顺利,国王就没有财富,国防力量薄弱,民众也无法安心生活。因此,当时的埃及税负不重,税率公平,而且收税效率良好。

古埃及的强盛原因在于中央集权的国家体制。

将全国的力量集中在一个点上,国力当然会提升,接着有强大的军队,再以军事力量降伏周围国家。古埃及法老之所以能盖金字塔,在里面堆积金银财宝,都要感谢中央集权制度。

古埃及的中央政府掌握全国的行政权与赋税权。

不过实际执行政务与课税业务的,则是基层官员「书记」。

书记名义上的工作是记录各种行政状况,实际上则是全方位的基层行政官员。

书记当然要会识字写字,当时还没有发明纸张,所以读写可说是一种特殊技能,有这种特殊技能的人当然会受重用。

书记们在课税业务上表现相当杰出。

古埃及几乎所有土地都是国有,国民名义上是租借国有地务农,同时规定详尽的纳税义务,农作物、商业、进出口、持有奴隶,各种经济活动都要课税。

农作物要课百分之二十的收成税,收成税不是按照实际的作物收成量计算,而是按土地面积推算预定收成量来计税,书记们也都算得很精準。甚至古埃及哲学家欧几里德所写的《欧几里德几何学》,也只是把埃及税务官员测量土地的方法整理成书而已。

古埃及行政机构的优点,就在于书记(税务员)是正式的中央官员。

书记领中央的薪水,执行课税任务。

这对现代人来说是理所当然,但在中世纪之前,课税员其实都是外包工程,外包人员取得国家的课税权,课得税收之后,把一定金额上缴给国家。也就是说,税金收得愈多,就愈能中饱私囊,于是经常发生超收的状况。

但是,古埃及的书记是由国家支付薪水,所以只要按照税制课徵就好。

书记也有查税权,查税方法就跟现代一样,检查农作物与商品的库存,寻访民众的收入状况,古埃及遗迹中也有书记查税的壁画,过程与现代完全相同。

当然也有擅自决定税额的书记,那就是超收税金以中饱私囊的「贪官」。

但是,治理国家的法老为了避免官员贪污,命令书记必须「慈悲为怀」。

「如果贫困的农民缴不出税金,就减三分之二的税额。」

「如果想尽办法仍缴不出税金,就不再追讨。」

这些都是法老颁布过的命令纪录。

古埃及还有监察书记的机构,以及以下这样的法令:

「若税务官向国民超收税金,便要割掉鼻子,并流放至阿拉伯。」

据说书记是世袭职位,但没有明确证据。

古埃及有国立书记学校,课本上有这幺一段话:

「成为书记,可保有灵活的手脚与柔软的手心,身穿白衣,连朝臣见了你都要行礼。」

还有某个书记留下一份家训,给自己就读国立书记学校的儿子。

「只要当上书记就不必受人使唤,是天下最安稳的工作。」

既然学校与父母「劝小孩要当书记」,代表小孩也可以不当书记,或许书记并不一定要世袭,但是要有一定的能力才能录取。这一点还有待更深入的研究。

但无论如何完善的官僚制度,终究都会随着时间而腐化。

本书从经济面探讨世界史上知名大国如何兴盛、如何衰亡,其实都有一定的模式。税收顺利会使国家富强,但富强的国家会出现腐败贪官,造成国家财政崩溃,贪官又抽重税想拯救财政,结果引发民众不满。

民众形成反抗势力,再加上外来侵略,国家政权便灭亡了。

埃及的法老也走上了这条「康庄大道」。

古埃及后期(西元前一三○○年左右),税收官员们开始瞒着国王抽重税以中饱私囊,法老为了填补财政空缺只好拉高税率。

结果就有民众受不了这样的重税。

缴不出税金的农民被迫放弃农地,农村人口减少,税收不足而无法维修尼罗河的堤防,以致尼罗河一氾滥就重创农村。

《旧约圣经》里的〈出埃及记〉,提到摩西带着被奴役的犹太人逃离埃及。其实犹太人刚开始很受埃及法老的礼遇,但是西元前一二六○年左右,某一任法老突然将犹太人贬为奴隶,所以犹太人才要逃离埃及。有人认为可能是犹太人被课重税又缴不出来,才会被贬为奴隶。

无论这个说法是真是假,至少确定古埃及末期政局混乱,犹太人才不得不逃出埃及。

而当时有另一股势力崛起,也就是「神庙」这种宗教团体,如阿蒙神庙。

阿蒙神庙原本是法老祭祀阿蒙神的神庙,当法老式微,神庙就相对强势。

古埃及的阿蒙神庙有强大的特权。

神庙的土地与农作收成不需要课税,神庙里的劳工也不需要课人头税,而且如果有人缴不起税而逃进神庙里,税收官员就无法追讨税金。

当埃及官僚体制逐渐腐败,民众就接连逃入神庙,将要课税的财产与土地捐给神庙,让阿蒙神庙势力壮大。古埃及末期,王室的税基降到原本的二分之一,而减少的部分都转移到了阿蒙神庙的名下。

西元前一○八○年左右,阿蒙神庙在埃及领土上宣布独立建国,古埃及也就分崩离析了。

埃及势力在西元前五二五年跌到谷底,被崛起的波斯人(即阿契美尼德王朝)给征服,然后到了西元前三三二年,被马其顿的亚历山大三世给消灭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