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晚餐只有一根香蕉」不忍孩子吃不饱,日本「小孩食堂」兴起

听过「小孩食堂」吗?

从学校骑着脚踏车就能到的距离,或许是社区服务中心、或许是普通民宅,小孩一个人也能安心上门,一边享用邻居妈妈奶奶亲手料理、健康营养的家常菜色,一边闲话家常—这样的「小孩食堂」,近年以东京为中心迅速增加,至今全国已有300多间,今年年初甚至还举办了第一届「小孩食堂大会」,食堂经营者与有志者齐聚一堂,切磋交流。

大会的中心,便是开设第一号「小孩食堂」、位于东京大田区的青果屋「だんだん(dandan)」的老闆近藤博子。

「晚餐只有一根香蕉」不忍孩子吃不饱,日本「小孩食堂」兴起 摄影:简嘉颍
位于东京大田区閑静住宅区的青果屋「だんだん(dandan)」,是小孩食堂的起源。

食堂构想诞生于一次冲击性的对话。上门买菜的国小老师提到:「我们班上有学生晚餐只有一根香蕉」,近藤感到非常震撼,「在食物多到吃不完、甚至被大量丢弃的日本,竟然有这样的孩子!」

「如果让孩子有个可以安心吃晚饭的地方......」2012年8月,近藤试着用店里剩下的蔬菜做晚餐,开始了每週一次的「小孩食堂」。靠着口耳相传,除了上门吃饭的小孩,也吸引了许多有志开办食堂的人前来观摩。

观摩的人总会问怎幺经营,「没有什幺经营啊,就像以前家里腌了萝蔔、多煮了些菜,拿去分给街坊邻居一样。」近藤笑笑。「青果屋不缺蔬菜,很多人还会捐米捐鱼捐肉,有什幺就煮什幺。」就着现场食材,近藤和来帮忙的义工三言两语决定好今天菜单,手脚利索的分头料理。

「晚餐只有一根香蕉」不忍孩子吃不饱,日本「小孩食堂」兴起 摄影:简嘉颍 「晚餐只有一根香蕉」不忍孩子吃不饱,日本「小孩食堂」兴起 摄影:简嘉颍
小孩食堂的菜单依据当天食材决定,上週的有炸鱼、涮猪肉沙拉、萝蔔豚肉煮物、茄子味增汤、煎栉瓜。

四点半,中学模样的男孩探头进来。「今天很早嘛,有人拿红豆馒头来喔,等等带一点回去吧!」近藤招呼,彷彿来的是自家孙子,「你来削马铃薯皮吧,等等餐费算50圆就好!」男孩握拳欢呼,爽快接下削刀。

有时碰到捏着10圆、5圆硬币,七七八八凑钱的小孩,近藤就不收钱,还给他包菜回去。「日本每六个儿童就有一人贫困,但外表根本看不出来差别,我们能做的就是好好陪伴,有时候来了几次,就会愿意讲家里的情形。」

近藤出身岛根乡下,在邻里关照中长大,怎幺也无法放任孩子一个人孤单单吃饭,「大家一起热热闹闹,不觉得更好吃吗?」

来吃饭的不只是小孩,下班归途的单亲母子档、独居老人、超时工作的夜归大人……,小孩食堂浓缩了日本当前的社会课题,「食堂是个起点,我们该思考的是怎幺让大家更容易生活下去。」

「晚餐只有一根香蕉」不忍孩子吃不饱,日本「小孩食堂」兴起 摄影:简嘉颍
近藤的青果屋不只卖菜,除了小孩食堂,还可以边吃午餐边学英文、共读绘本、喝咖啡学手语、上课后辅导...
「晚餐只有一根香蕉」不忍孩子吃不饱,日本「小孩食堂」兴起 摄影:简嘉颍

除了食堂,在近藤的店里还可以上课后辅导、英语教室、绘本共读、越南料理教室…等,听到我来自台湾,立刻笑说:「最近有人中午在我那卖滷肉饭喔!是个很喜欢台湾的女生。」

「东西不是不够,而是分配不均,事实上很多人根本就拥有太多了。」你出知识、我出场地,他出食材、她出时间和劳力,「大家只要各自拿一点点出来,合在一起,就会变得很多很多。」

上一篇:
下一篇: